一定牛彩票

当前位置: 首页 >法律服务

WTO发展中国家成员的“特殊与差别”待遇


在3月19日的白宫会议后,美国支持巴西成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成员。此前,巴西曾在2017年5月首次要求加入经合组织,但因其限制性贸易政策遭到美国贸易代表团的反对。对巴西而言,这是未来加入经巴西承诺放弃其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作为发展中国家成员所享受的“特殊与差别”待遇合组织这一所谓“汇集发达国家”组织道路上的一大胜利。但作为交易筹码,美国要求巴西承诺放弃其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作为发展中国家成员所享受的“特殊与差别”待遇。


WTO没有定义“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成员们可自己宣布它们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成员,但是一成员可以质疑其他成员利用发展中国家成员可用的条款,籍由争端解决机制来决定某成员是否的确为发展中国家。长期以来,美国不满WTO成员,尤其是相对发达的国家自我认定为“发展中国家”成员,从而不受贸易自由化的限制,这也是中美贸易紧张局势以及WTO谈判困境的因素之一。今年1月15日,美国向WTO提交了一份分析文件,题为《一个无差别的WTO:自我认定的发展地位威胁体制相关性》(AN UNDIFFERENTIATED WTO: SELF-DECLARED DEVELOPMENT STATUS RISKS INSTITUTIONAL IRRELEVANCE),之后又据此提出一份总理事会决定草案,要求取消一大批发展中成员享受特殊和差别待遇的权利。上周windflower也提到特朗普于3月4日拟取消对印度、土耳其的普惠制待遇,使该两国不再有资格获得美国对发展中国家的零关税待遇。

根据美国的提案,WTO应使用正式标准确定成员是否为发展中国家成员,从而对有权享受WTO规则下“特殊和差别待遇”资格的主体范围进行限制。具体而言,如果一国满足:⑴被世界银行列为“高收入”国家;⑵是经合组织成员;⑶是G20国家;[1]⑷占全球贸易0.5%份额以上,则不再具有发展中国家成员地位。从目前看来,该提案不会被WTO采纳,中国同印度、南非、委内瑞拉等十个发展中国家成员发表联合文件坚决反对。中国认为发达国家是在采用“反向的特殊与差别待遇”。印度认为WTO最惠国待遇原则、非歧视原则、制定规则的多边框架以及“特殊与差别待遇”都会因美国的提案受到冲击。本周巴西放弃特殊和差别待遇的决定,可能会为美国的改革方案助长声势,从而进一步对符合四项标准之一的国家施加压力。

为何美国如此反对发展中国家成员自认标准,中国、印度等始终坚持发展中国家成员身份?因为作为非歧视原则的例外,发展中国家、欠发达国家成员在WTO诸多领域享有更优厚的待遇。如《保障措施协定》第9条规定“对于来自发展中国家成员的产品,只要其有关产品的进口份额在进口成员中不超过3%,即不得对该产品实施保障措施,但是进口份额不超过3%的发展中国家成员份额总计不得超过有关产品总进口的9%。”再如《农业协议》对发展中国家履行减让义务、实施市场准入承诺、国内支持方面也有一系列优惠安排。总体来说,发展中国家成员享受在过渡期的安排、程序灵活性、实质上区别、和技术援助四方面的优惠待遇。

发达国家给惠国对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是普惠制的核心精神和价值理念,旨在解决贸易体制中经济力量不对称的问题,以此实现各国参与国际贸易上的“有效平等”,实现“实质公平”。然而,普惠制当前正面临挑战。一方面,发达国家要求先进的发展中国家接受“毕业”条款并大幅放弃对特殊和差别待遇的要求,这已成为多哈发展议程各方辩论的主要焦点之一。另一方面,给惠国自行制定和调整普惠制方案给予发展中国家不同的优惠待遇,在实践中很可能成为给惠国操纵发展中国家的其他不属于贸易制度的规则的杠杆,例如美国曾于1997年因知识产权保护争端中止了对阿根廷的优惠待遇,另外还暂停过一段时间对巴基斯坦的优惠待遇,但之后恢复以换取阿根廷在“打击”恐怖主义上的合作。

在2004年EC Tariff preferences案中,欧盟给予包括巴基斯坦在内的12个实施反毒品特殊鼓励安排的发展中国家更优惠的关税政策。鉴于同样实施反毒品特殊鼓励安排却未因此享受优惠待遇,印度起诉欧盟违反非歧视待遇原则,主张欧盟对发展中国家的差别待遇不符合《授权条款》(Enabling clause),即发达成员对发展中国家成员出口产品应给予普遍的、非歧视的、非互惠的关税。对于授权条款中的非歧视原则,印度认为发达成员应不加区别地、无条件地给予所有发展中国家成员同样的关税优惠(Once you give to one, you must give to all)。印度在该案中胜诉,因为欧盟的确违反授权条款中的非歧视原则,但却输了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成员的“原则斗争”——上诉机构认为授权条款的非歧视原则允许发达给惠国给予发展中国家以差别待遇,但要对“需求情况相似的发展中国家成员给予非歧视待遇。这一点在《马拉喀什建立世界贸易组织协定》序言中也有所体现:“……保证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其中的最不发达国家成员,在国际贸易增长中获得与其经济发展需要相当的份额”。这里所说的“需求情况”或“需要”是指发展中国家不同的“发展需求、财政需求、贸易需求”。发达国家给惠国不能随意制定普惠制方案,关于反毒品特殊鼓励安排的普惠制非基于该三种需求所设定的标准,违反了授权条款。然而,上诉机构表明欧盟可以制定其他如基于人权、劳工权利、环境保护保护等与发展相关的普惠制方案。

虽然普惠制方案在设定条件上有所限制,但并不能消除发达国家给惠国可以随意制定、改变或撤销普惠制计划的事实。由于发展中国家是给惠国自愿提供优惠的受益者,其在发达国家制定优惠待遇的标准方面没有发言权或筹码。随着发展中国家越来越多地加入多边贸易体制,普惠制这一重要议题仍将持续存在。发展中国家在未来的谈判过程中必须紧密合作,协调共同利益,以应对发达国家的压力及不断变化的形势挑战。
[1]中国属于G-20成员。 
编辑:
信息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